深入分析“新冠肺炎”!黃隊長(美國《兄弟歷史》的歷史)在美國學習的數學和流行病學專家的分析

深入分析“新冠肺炎”!黃隊長(美國《兄弟歷史》的歷史)在美國學習的數學和流行病學專家的分析

我本人是來自湖北,但是我現在在洛杉磯,我是從讀大學,一直到現在博士始終是在,公共衛生和傳染病方向,是…,然後我也去過聯合國,還有WHO,做過關於非洲和南美一些防疫項目,我自己家人有五個,現在就在湖北前線醫院,是,所以我對疫情可說是,每天都能從家人那裡瞭解到最新的資訊,所以你本身是做公衛研究的嗎?

對,我隻是一個科研狗,但我家人是在做一線…,OK,可以說是麵對那些病人,是…,所以我想就是首先說關於疫情,大家主要還是要靠政府,每個人能決定自己命運的能力非常有限,說白了在這個疫情麵前,大家都是命不由己,這時候如何判斷自己政府所作是否有效呢,首先我覺得,雖然很多台灣朋友對WHO還是心有芥蒂吧,但是WHO到目前為止,依然是能調動專家,包括高端研究機構的資源最多的組織,它是第一時間能幫助大家,判斷事情危險程度的高低,WHO將等級上升到Very High(非常高),其實也是直接告訴我們,如果當地政府沒有針對這個Very High,做出一些改變的話,我們自己就要升級自己的防護,比如減少外出之類的,這個病毒本身給我們帶來很多新的知識,現在網路有很多資訊,很多人很難去過濾這個消息,所以我想藉這個機會給咱們所有同學們。

大概講一下這個病毒它本身,不是特別可怕,但絕對也不是小事情,雖然這個病毒首先爆發在武漢,而且發現的過程其實都很快,包括所有研究跟上的速度非常快,但現在我們依然還存在一些test kit,核酸檢測試劑盒的一個準確率的問題,經常聽說有一些假陰性,就是false negative,明明這人是有問題,但我們要檢很多次,才發現他是陽性,還有美國之前也出現過假陽性的情況,是,也說明現在雖然科技進步非常大,但還是有大量是未知的,這個病毒為什麼需要讓這個…,讓政府需要去重視它,主要是來自病理方麵,我看很多媒體基本上不對這個做宣傳,隻有一些醫生對它有瞭解,就是根據JAMA…,美國醫學會雜誌,(2月)28號發的文章,上麵有來自武漢一家醫院對所有其患者進行的統計,有一部分患者確實沒有發熱,沒有咳嗽,對,沒有各種情況,但是有傳染性,而且在《柳葉刀》(Lancet),最近一篇來自南京的paper(報告),也是講述一個家庭當中,有一位沒有症狀的患者,傳播給全家11個人,所以這個疾病跟我們之前看到的SARS,是完全不可比的,因為SARS沒有出現這麼明顯的無症狀感染,而且這麼強的感染力,包括之前韓國的疫情爆發,其實跟這種…我認為也是有相關的,然後它跟流感之間我們在比…,就是流感,很多人說H1N1,為什麼美國不採取什麼措施,因為H1N1這個疾病,它要嘛不爆發肺炎…,大部分不產生肺炎等炎症症狀,基本上都可以自癒,是,但是有一小部分隻要發生了…,就是H1N1的肺炎,發生流感肺炎的話,死亡率非常高,是,(新冠)這個疾病是反過來的,(新冠)如果發生肺炎,死亡率比H1N1的肺炎死亡率要低,但是(新冠)發生肺炎的比例很高,它專攻肺部就對了,對,所以它的總死亡率是H1N1的,估計是十五倍以上,現在各種估算的結果不同,它跟H1N1明顯是不同層次的疾病,它產生肺炎的概率較高,也就意味著很多人需要醫療資源,不能在家自癒,這個比例可能高達百分之十幾,-根據不同的…-百分之十幾,染病的嗎?

對,根據不同的…包括proportion,比如說…或者不同的人的個體的情況,老年人需要使用醫療支持的機率會非常的高,年輕人,包括小孩子,可能完全不用治,這個是H1N1沒有的,就是我們的醫療體係…,…還沒有資格說某個國家可以採用被動防禦的方式,是,這個疾病跟H1N1之間的殺傷力,包括對醫療體係造成的負擔,差距是遠遠超過你想像,所以很多人把它類比是錯誤的,它跟SARS進行類比也是錯誤的,SARS跟這個疾病之間的關係,一個重要區別我想說的是,很多國家在03年防禦SARS時,採取的是體溫篩查的方式,這個方式就是當一個人發熱,然後查到他,立刻把他送去檢查,然後再去追溯他的接觸史,但是現在的情況是,僅僅靠發熱篩查無法將感染者區分,也就無法將近入傳染期的人,跟公眾進行隔離開來,這個時候這個疾病的傳播率,就高於當時經過體溫篩查的SARS疫情,也就是現在的情況比SARS的挑戰更容易傳播,而且它的總感染人數非常高,所以跟SARS比起來量級上的差異,雖然死亡率低量,低SARS很…,低大概…有些人說低大概十分之一…,因為SARS大概10到15,(新冠)的死亡率大概是1.5到2.5之間吧,-目前看起來-1.5…對,我比較認可是1到2之間,1到2之間,大概是1.5左右,對,但是這是在合理的醫療資源情況下,剛才您說到它傳染的量級會比SARS多很多,那它會多到多少,我估計如果採用被動防禦的方式,是有可能達到H1N1當年的感染人數,如果是還採取當年的豬流感的防禦模式,那就是數千萬人的感染,代表百分之1.5的死亡,死亡人數會更加可怕,所以現在為什麼西方各國家的反應速度也…,其實已經比他們本來速度要快很多了,有瞭解歐美防疫的這種…,是的…是要快很多了,也是因為他們真的是瞭解到這個問題,我就是想說,還有一些同學,可能還會質疑武漢封城是否真的必要,包括我在大概一月底時,我在LA的同事也說,為什麼你們武漢會封城,我當時心裡也很驚訝,(??),就是很極端的作法,這麼aggressive,非常激進的作法,但後來來看,即使封城,直到今日還存在community spread,還有很多人的感染途徑是不明的,是誰傳染他不知道,也是真的一個個家庭去篩查,才找出來這些人,這種管理機製,都不能完全如此迅速地終結武漢地區的疫情。

Sources of article: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Fm7oVYyoCQY